Tuesday, August 2, 2011

曾幾何時

曾幾何時:

產婦到留產所待產;現在要到醫院生產,還要跟內地產婦爭個你死我活。

輕輕鬆鬆的被人用人力車拉著在中環的街道上行走;現在中環到處禁區,又多人,車行、人行皆難。



 

到銅鑼灣可去避風塘的艇上吃個夜宵;現在要到翠X或麥XX那些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。

這種人叫辜喱或苦力,用的是擔挑;現在的叫物流,用的是手推車。

可以用二萬元去買一個住宅單位,十餘萬買個舖位,還是在銅鑼灣;現在那些價錢,給經紀佣金也不夠。那時,叫做「沒有利加乘的年代」。

電話號碼只得五個數字,又不會有人打電話來叫你借錢;現在要記下八個數字,偉大的祖國那些手電號碼更是「水蛇春咁長」,這就叫「偉大」。

在大牌檔食肆,踎上櫈仔上,吃得另一種「豪氣」;現今大牌檔諸多限制,牌照亦多被收回,想吃也要替老闆付上高昂的舖租。

坐的是單層巴士;今日差不多全為雙層巴士,令亞伯為「擒」上、落上層,掉了下來。

機場在市區九龍城,幾十塊錢的士可到;現在要乘坐百元的機場快線才到,比正常的路程收費貴上十倍。

用$16.30去買盒瑞士製造的瑞士糖拜年;現在不知有沒有這個packing,有的也怕是中國製造。

七元買隻燒鷄;如今買隻雞脾都要十多元,生的!

在天台上課?有書讀已是大幸;現在的少爺、小姐們,不喜歡就不返學。

 

幾毫子一斤米;今日這幾毫子,買盛米的膠袋還可以吧!

七粒臣一碗叉燒飯;現代外賣的飯盒也要加一蚊。

140大元一席菜;可能只可支付現在加一的一半。

頭頂著飯餸去送包伙食;今時今日會被批不人道。

二毫錢給對面樓梯底的亞姑熨校服裙,因為家傭返鄉下,後來出了「的確涼」,免槳熨;直至今時今日,不知還有人熨校服否?

人死在家中叫壽終正寢,屍體放在家中,棺木不能經正門出入,要破開窗户搭上竹台運送棺木,孝子賢孫也需由此出入,不怕危險的?今日幾十層樓,怎辦?唯有取消這個傳统,於是就多了殯儀館這行業。

死後喪禮抬著棺木大鑼大鼓兼孝子成群遊街,才算風光大葬;現在不可能了,不過,支聯會可以抬著民主女神像遊行,那算不算出殯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