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2, 2011

胭脂扣(二)


http://www.weshare.hk/madamebianca/articles/758215

飲客往飲花酒,一群人等約晚上七時到達酒樓,各人先來「四大(碗)四小(碗)的「頭度」筵席,再叫「豆粉水」(即男侍應),送「局票」召阿姑「出局」往酒樓「掛號」,陪同聽曲,阿姑短暫停留後就離去 (局票每張收銀一元,妓寨與阿姑均分) 。直至十一、二時,才再來「尾度」或「正桌」,菜式為八大(碗)八小(碗),八大碗即:雞臘腸、火鴨、排骨、風栗炆鴨、雞丁、燉冬菰、雞蓉粟米和紅皮赤壯(燒肉)。這時,阿姑便來「埋席」,即再度出現;紅牌阿姑則在這時才一次過出現,叫作「掛號兼埋席」。各飲客因要忙於跟各阿姑周旋,為免浪費大好菜式,不少飲客會將「頭度」和「尾度」互調,稱作「倒捲珠簾」。



《石塘咀,煙囪處為屈地街和皇后大道西交界》

每個行頭都有他們的術言或慣用語,塘西飲客及阿姑亦有他們的一套慣用語,例如:


廳長:執廳(包廳) 的飲客


燈頭客:即興的散客


燈頭妓:接散客的阿姑


酸薑竹:吃完即棄,再不回頭的客



奉安:嫖客為雛妓「梳櫳」。即入幕禮成,權行初夜。極隆重的花間大禮,以南京故孫總理的
奉安大典來比喻


扌禁鷓鴣:索餽贈




磨穿蓆:長期在塘西流連至千金散盡才死心的飲客

 

塘邊鶴:飲客的傍友,即陪客

擘網巾:分手


裝艇:納妾


番佛:一元銀幣,三千番佛是贖身價


佬、青、撇:阿姑對各年齡人客的稱謂


倒嫖、盲符(盲佬貼符) :阿姑向嫖客奉獻


牛白腩友:嫖妓而染性病的人



蓆嘜:向戲子倒貼

褪蝦籠:在性事間被妓盜去金錢





《從薄扶林望下的塘西風月區全貌,圖中為山道》

塘西還有妓寨的工作人員及各職位,亦有他們特有的叫法:


妓寨的老闆不會露面,只由龜鴇輩代執行職務,「妓寨事頭」,就是「龜公」的代名詞。

「廳躉」,塘西大寨的主管和公關主任,由寮口嫂或阿姑陞任,也有龜婆兼任,多是妓寨的股東。工作是聯絡恩客,安排阿姑出局。


「寮口嫂」,多由年長妓女或傭婦擔任,照顧服待阿姑,招呼恩客,打點雜務,亦會陪阿姑出局;除監視阿姑外,並催促阿姑趕下台,故又被嫖客叫為「趕雞棒」,當面則叫她們「大姨」。


負責洗熨、煮飯和清潔的女傭稱為「打雜」。



「師爺」,坐於舖面的神廳旁,負責會計收支,登記局票及文書工作。


「龜爪」,維持秩序的打手,控制妓女,防止「走雞」。


「豆粉水」,即男侍應,負責傳遞局票,調和酒客與阿姑之間的感情,如炒菜的芡汁。



 
負責八音響局駐於妓寨的樂手稱為「老橫」或「坐堂吹」。





資料來自鄭寶鴻先生的【香江風月——香港早期的娼妓場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