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2, 2011

胭脂扣

http://www.weshare.hk/madamebianca/articles/758216

早前發過一篇香江娼妓史的網誌,本已想「收手」,但見近日博友發出多篇花國文章,就想也去湊湊熱鬧;再來一個講述或形容嫖客的一些「花國詞語」。












《塘西風月區地圖 - 著名的酒樓和妓寨》

塘西為香港島花國之都;「電燈著,鬼掹脚」,是用來形容一般嫖客的”喉急”之情,未及下班,他們的靈魂已飛往塘西阿姑的梳妝枱前。


嫖客,亦名「火山孝子」,他們有四個「月」:

收工趕往塘西,如「流星趕月!」
花箋已發,阿姑跚跚來遲,似「犀牛望月!」
與阿姑纏綿真是「風花雪月!」
青樓夢醒,計算人工,「吾見咗幾個月!」

往「西征」者,都會邀朋友作客同往,邀客者被稱「打齋鶴」,即「渡人升仙」之意。他們多為南北行、銀業界的濶少,及洋行和船公司的買辦。


阿姑不披露姓氏,「西征」的飲客(嫖客)亦不會透露名字,只說姓氏及排行,故有「陳二少」諸等的名字。有些忌諱父輩的根究,多會故弄玄虛,在排行上加上十、廿等;故有些為「李十四少」等「偽」名。無論嫖客年紀多大,都要以「少」呼之,但阿姑會在背後叫他們「八萬」。


最為阿姑歡迎的,當然是俊俏的青年。她們稱年青飲客為「恩哥」、「愛神」或「心肝訂」,背後則稱他們「白板」或「老舉湯丸」,即「搓得圓、噤得扁」,可玩弄於股掌中。




《1919年塘西山道,右方是妓寨賽花及歡得,香江酒樓,電車後面是陶園,左方是金陵酒家》

阿姑叫飲客為「老契」;「老契」中亦分「酒局老契」,只限於花筵上的應酬,另有「温心老契」,則跟阿姑有深厚感情,很多都是為阿姑花費過不少的客人,阿姑每接到「温心老契」的局票,會著寮口嫂將「三件頭」(毛巾、拖鞋和煙帶)
送去酒樓,隨後才應票出局。「温心老契」又叫為「毛巾老契」,他們在同儕中顯出此地位而引以為榮。還有「大局老契」,就是那些「入幕之賓」的尋芳客。


不少老契在阿姑身上花盡萬貫而仍未得一嘗禁臠,會被稱「戴博士帽」、「戴火水罐」或「四方辮頂(帽)」,一如戲裏戴四方帽的「冤大頭」,即廣東話的「老襯」;亦有被稱為「壽頭」、「壽伯」。


在酒樓,各食客均有陪酒阿姑,陪酒的稱為「後土」,若無「後土」的,會被謔笑為「身後蕭條」。


散席後,各食客各自到阿姑繡房「打水圍」,被招乎茶水、生果、香煙或鴉片煙。阿姑不會在場,若想作為「入幕之賓」,則要大洒金錢和給阿姑特別餽贈,亦需多次執寨廳去滿足龜鴇,阿姑才會「滅燭留髡」,(留髡,即留客住宿)


花了大量金錢而「執廳」的「執廳大少」,亦稱為「廳長」,雖得在繡房內飲茶,阿姑却跟「情人」歡愉,那些「廳長」便成了「東家佬」,而他們這些待遇,則被饗以「乾煎石斑」四字!


講到這裏,大家不妨估一估以下两句子的意思:「石罉米」和「烏雞白鳳丸」。下期待續!



資料來自鄭寶鴻先生的【香江風月——香港早期的娼妓場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