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y 30, 2015

發思古之幽情


這是五年前寫的文章。那時閒下來,開始 沉淪於發思古之幽情,除了在網上發掘母校的舊照外,每晚都追踪舊日香港的樣像,前輩的懷舊工作,多年前已展開了。網上的各區舊照相當豐富。而出版有關香港舊照的書本也有不少。












鄭寶鴻先生的書中看到一張雲咸街在1910年的舊照,驚呀地怎麼是多年前在倫敦Knightsbridge住過的apartment那條街一模一樣,在倫敦時已是1994年以後,為何歐洲地方可以把上個世紀這麼古舊的建築保留這麼久,而香港就要把這麼美麗的建築破壞?多麼可惜的事情!

可惡的地產商,為圖厚利,就將許許多多的優美的古老建築破壞,還利用甚麼人口急增要建更高樓宇為藉口,他們為何不在另一個地方建築高樓大厦,保留一個維多利亞舊城呢?還是認為一個金融中心,是要滿是摩天大厦的建築,才算合格呢?但是,美國的華爾街,還不是仍有許多十八世紀的建築物嗎?


舊英政府,那管得你們甚麼保育,橫豎都要還給人家;現今政府,自己內政也管得不好,保皇也不能,何從去保育呢!保護住那班大亨,拆多些舊樓,賣多些爛地,算是現今政府注重的政事了;不過,閒來起錨出海,拍拍爺爺的馬屁,或許是不錯的玩意呵!掌聲鼓勵!





  










母校的舊校舍,也逃不過拆卸的魔掌, 成為嘉兆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