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November 7, 2013

雞人傳說

提起高陞戲院,忽然想起,還是小孩的時候,有位伯母,時常講故事去教導孩子要聽話,否則就會被拐走,而拐走的孩子就會有很恐怖的經歷,不是被拿去賣,就是拿去劏,或變成乞兒仔;那時的孩子,的確很容易被騙,因為聽過那些故事,真的被嚇得要死,以後甚麼都會乖乖地,就是怕被拐走。伯母經常講到很多孩子被拐子佬拐去高陞戲院後巷,被斬手斬腳後廹行乞。伯母住弓弦巷,很近高陞戲院,說起有關高陞戲院的故事,說服力極大,不驚才怪吧!




↑這是人和雞,不是雞人


故事內容真記不起,不過,原來網上有提及相似的故事,看起來,比伯母講的更恐怖。那就是「上環高陞戲院雞人傳說」,現從網上抽錄這故事講一下。請小心,故事會令你不安,請由大人陪同閱讀。

錄內容如下:
「生於動亂的年代,人命並不值錢。尤其是小孩子,給吃掉的吃掉、煮掉的煮掉,都是平常的事。不給煮掉的,就只有行乞。


↑三角形屋頂是高陞戲院


話說香港在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期,民生極為艱苦,很多人淪為乞丐。



↑↓以前的民生


在高陞戲院外的後巷,晚上都會搭一個帳幕,每夜都有人排隊看「東西」,但並不是看高陞戲院的大戲。場內的氣氛,就和高陞戲院內的相差很遠。帳幕之內,燈光是暗淡的,更映出那東西楚楚可憐之相。大家都看得瞠目結舌,啊呀
──
究竟是雞還是人?細小彎曲的身驅,瘦小的雙腳,沒有臂膀,身上滿是硬硬的雞毛,那張臉,根本分不出眼耳口鼻來,稀爛的堆在頭上。用鎖鏈鎖著那個所謂的人,人稱之為「雞人」,他們說,那是人與雞的混種,在這亂世,卻是由冤孽而生。既然是冤孽,那就不必可憐他呀,雖然他的眼在苦苦流淚,雖然那沒有舌頭的口在張大哀叫。活該的,下賤的混種。大家指指點點,藉此消磨一個晚上。
街上總有孩子失蹤......給煮掉給吃掉,也有給拐到帳幕之中。拐到帳幕內,當然不是當觀眾,是給當表演者。那小小的生命,走進帳幕之後,就化作雞人去!

雞人到底是怎樣來的?原來那些人把拐來的小孩子,用有齒的捧毒打,打得皮開肉破。孩子們在給毒打之後,那些人便把一支支雞毛,一條一條插進尚未縫合的腐肉中,待數天後血流乾了,肉縫合了,那雞毛便會像自然而生那樣。但這還不夠,雞那裡是這樣子的。沒有死去的孩子在號啕哭叫,哭聲震天。他們惱怒了。小孩子仍舊是哭,大人們怒火難平,一手抓向孩子的口,拿起剪刀,把舌頭割下來。滿口鮮血的小孩子可能因而死去。但總有活命的,要像雞的話還差一點。於是,瞪著眼的孩子又看見斧頭向他們一揮,他們只好張開那已說不出話、沒有舌頭的口,看著自己的雙手隨斧墜地。沒有雙臂的身軀才像雞。還有那張臉,雞怎可以有人樣。於是,拿刀在孩子的臉上割呀割。還死不去的,便留在帳幕內三數天,用來作替換去表演。但新的舊的有甚麼分別,全都是雞不是雞,人不是人的雞人。沒有人再知道孩子的原本面目,甚至他的父母他不可能知曉。他們可能也排隊觀看,指指點點。

終於,秘密給發現。在高陞後巷處的這個帳幕,因一個逃脫的孩子而被揭發開來,但可憐這孩子已經被打得皮肉稀爛。帳幕拆了以後,人家談論得更多。大家都說,死掉的雞人,他們在半夜裡,瞪著乞憐的眼睛,像雞一樣拍動斷了的雙臂,依啊依啊的在呼叫。那哀叫聲傳得很高、傳得很遠,聽到的人可以想像得到,那去掉舌頭的口在張叫的模樣,簡直可怖之極。

那是三十年代初期的香港。後來,日軍攻佔香港,死的人更多,有更多的傳說,漸漸, 人們就忘掉了雞人這個故事。到了現在,在高陞戲院的舊址,不知可否聽到那欲語無話的空洞大口的悲鳴,想到這裏,真令人有點不寒而慄。」


↑後期的孩子可以隨街玩

網上講的只是故事罷,內容也不知從來而來的,但上了年紀的香港上、西環人,都會或多或少聽過此等恐嚇小朋友的故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