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31, 2015

消失了(?)的域多利監獄 - 鬼故事

中環的域多利監獄在1841年建成時,奧卑利街還沒有存在。後來,因為當局要開闢道路連接堅道與荷李活道時,於是就在監獄旁邊開闢了這條奧卑利街。

域多利監獄的對面土丹頓街口,都見到一堵石牆,政府在80年代於該處建起警察宿舍,但石圍牆至今仍然存在。

Madam在那一帶長大,幼時一直沒有留意那堵圍牆的「玄機」,亦因為土丹頓街尼姑庵林立,常有「打齋」法事,婁見孝子賢孫在街上燒紙紥物,對那一帶可避則避了。多年前有電視節目曾研究域多利監獄的舊照,對比下發覺有一部份監獄建築物不見了,而圍牆内可能是消失了那部份的遺跡;亦有說最初建成的域多利監獄原本是在對面的!可惜,暫時都未有這方面的實質証明。

 
昔日域多利監獄位置範圍

 
監獄範圍

 
紅箭指的建築物消失了,該是今日的奧卑利街警察已婚宿舍

 
紅箭指向奧卑利街警察已婚宿舍

 
      奧卑利街警察已婚宿舍圍牆

話說回來,原來那座奧卑利街警察已婚宿舍曾多番鬧鬼,太陽報在2005年副刊有篇講述宿舍的鬼故事,現抄錄讓大家分享一下:

【皇氣鬥邪氣
警察宿舍頻鬧鬼
20/10/2005
文: 五鬼

未回歸前,很多人都覺得,警察帽上的皇冠煞氣夠大,一般鬼怪遇到也要退避三舍。但自從皇冠變了紫荊章,皇氣不再,警察身上的煞氣也減少了。加上當差捉賊,難免會沾染上血腥,於是不少和警察有關的靈異傳聞也慢慢被傳開。
奧卑利街已婚警察宿舍,屬於政府產業,約於二十年前建成,供已婚警務人員居住。對面是香港的第一所監獄域多利監獄,建於一八四一年。傳聞這幢警察宿舍三樓的其中一個單位,恐怖異常……

對正死刑執行地
在一八五六年之前,死刑都在西環的刑場執行,公開任人觀看。但自從奧卑利街西邊的域多利監獄、警察總部和裁判司署建成後,死刑便改在近亞畢諾道那一邊的裁判司署廣場執行。所以當時的死囚,都會囚在近亞畢諾道那邊的監獄。不過到了一八七九年,死刑則改在域多利監獄的空地上執行,剛好對正監獄的警察宿舍,據說自此便特別多邪門事件發生,其中有傳聞指建築期間,有一工人在三樓某單位工作時失足墮樓身亡,而該單位後來更怪事頻生。

靈異怪事一:鬼手賭啤牌
在施工期間某日,當日正值下雨天,三個建築工人趁管工不在,偷偷在出事單位賭啤牌,賭了整個下午,不經不覺已到了黃昏。牌派四份,三人各拿一份,剩下一份則丟在地上。正當眾人集中精神,埋首「砌牌」時,冷不防有一對手已從地上拾起那副牌。
三人相繼出牌後,在點算時赫然發覺多了一副砌好了的牌,而在半空中更出現了一對怪手!各人見狀來不及驚叫,已拔足狂奔。

靈異怪事二:入住大病亡
大廈落成後,住客相繼遷入。但遷入該單位的警務人員,無不仕途坎坷,或有親人離世,或自身不利,所以居住不久便申請調遷,以致單位長期丟空。在九十年代初有一警長自恃當差煞氣大不信邪,偕妻遷入,豈料怪事一樣接踵發生。
某夜他和太太在廳中看電視,忽聞廚房有些杯碟撞擊聲,他入內察看,突然全屋停電。當他拿電筒往內查看,在廳中隨便一照時,見到有一身影閃過,出於職業本能,他以為有賊入屋,便大喝一聲:「邊個?咪走!」電力隨之又忽然恢復。他仔細查看全屋,發現只得他夫婦二人;而且門窗緊鎖,完全沒有被撬痕跡。其後,他的妻子大病一場,不幸離世,他亦黯然遷出。

靈異怪事三:空屋傳怪聲
當警長遷出後,單位空置了一段長時間,但該單位仍不時傳出聲響。某深夜,遷入隔鄰單位不久的住客被該單位傳出的裝修聲吵醒,便致電管理處投訴。管理員知道該處是空置的,便拿著電筒和後備鎖匙開啟單位大門查察。開門後,內裏空無一人,此時電筒忽然失靈,全屋漆黑一片卻不知從哪裏吹來一陣怪風將大門關上,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開啟,結果他在單位內度過了漫長一夜,直至黎明才可以開門離開。】

其實,監獄内靈異怪事也不少!但邪不能勝正,沒甚麼可怕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