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13, 2015

再說高陞雞人





跟幾位老朋友相聚,大家都年逾半百,因為幾個人都是生長在670年代的「維多利亞城」,長大後各散東西,今回難得「團聚」,老人家當然是「想當年」起來了。

相聚當日,正是佔中期間,大家提及有名幼稚園女教師在金鐘教小朋友,她不是教孩孑們守法,而是教他們說警察是壞人,捉打手無寸鐵的學生;在席各人聽此皆搖頭。

阿李記得細時他的媽常教諭,做錯事會被警察拉去「坐監」,其實警察都是很「得人驚」的,不聽媽話也會被拉;怎會去反警察的。阿陳提起另一樣昔日小孩最怕的是「拐子佬」,被拐了就要做乞兒,更會被斬手斬脚,聽得最多的是他媽說高陞戲院後巷的故事,小孩被拐去弄到面貌連父母也認不到;於是小雯就記起Madam曾行文轉述網上的「雞人傳說」,小雯更指有作家出來指出那傳說本是他廿多年前從「高陞戲院鬧鬼」而創作出來的小說,近年被抄作成「十大都市傳說」之首。大家都口証陳伯母說的故事普通,並沒有網上說的那麼恐怖,根本不是那雞人的故事。可能真有一個「不是雞人」的故事,只是沒有寫在紙上或在網上傳來傳去而已。

大家最後的結論是:因為有陳伯母那些嚇人的故事,給孩子作為警惕,不會為小利而隨便跟人走去,總比現在教孩子對抗警察的那樣恐怖。


話說回來,我們這群在荷李活道一帶成長的舊孩子,聽過中、上、西環的故事不少,亦跟隨著一個個時代的演變;故事於現在想起來可能有些模糊,但真真假假,沒可能分辨不到,於是,大家又說起舊故事來、、、、、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