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December 29, 2013

保育

現代興講保育。保育是好事,保留著一些以前的建築,可給人懷念一下往昔的人和事。

保育建築物,需要勞師動眾嗎?似乎沒有此必要罷!

保育需要金錢,是絕對的。但現今的保育,往往跟利字掛勾。很多昔日舊建築,話作保育,翻新一轉,頓變成高級餐廳、酒店等,成為吸金的工具。

剛巧前兩天有緣地給Madam接觸到兩座昔日舊建築物,它們今日的用途,截然不同。

先看看這座前癲狂院 - 高街域多利精神病院(其中一座) ,這幢在1891年興建的建築物,用紅磚和花崗石為建築材料,現為東邊街美沙酮診所,而服務的對象,是正在戒毒的濫藥及吸毒者。它沒有特別被翻新,只作為一般公立診所及寫字樓的用途。



這座昔日癲狂院,不知為何如此幸運地被保留下來。它亦不太被人知曉;若不是往那處服用美沙酮的人仕,不一定知道有這個建築。而這處地方,亦好像要保持其神秘感的,在外張貼著「不准攝影」的告示;身為二級歷史建築物,為何如此神秘呢?

另一處的昔日建築,是尖沙咀的1881 Heritage,即前香港水警總部。這座有128年歷史的古蹟被木子地霸於2003年投得營運,結果外圍被改建得面目全非,當年的樹、山全部夷平,整座古蹟現時充斥著名店及豪華酒店,就這樣淪為發展商的私人物業。